专家:建立现代能源系统,协调雾霾管理
时间:2019-03-25 06:06:32 来源:措勤资讯网 作者:匿名


“生态环境保护是几代人的事业,建设生态文明,关系到人民的福祉和国家的未来。”在最近的中国发展论坛上,许多行业专家讨论了如何形成烟雾以及如何管理烟雾。此外,还提供了关于烟雾治理协同机制的建议。

新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玉锁认为,建立现代能源体系可以从源头上控制烟雾;中国华电集团总经理温树刚建议加大分布式能源的开发力度,提高清洁能源的比重;河北省环境保护厅厅长陈国英给出了一个蓝天时间表:“在15到20年内,中国将能够达到目前的蓝天标准。”

什么是烟雾,烟雾是如何产生的? “烟雾的形成机制非常复杂,具有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王玉锁认为,人为因素主要是能源利用,而传统的能源利用方式以煤为主,简单而广泛,而井筒效率低下。

PM2.5可分为一次放电和两次放电。一次排放PM2.5是指直接从自然界和人类活动中排出的直径为2.5微米或更小的颗粒。次级PM2.5是指空气中的二氧化硫和氮气。在复杂的物理化学反应之后,氧化物和挥发性有机化合物产生直径小于2.5微米的颗粒。

中国节能环保集团董事长刘大山分析说,基本排放已经基本清晰分析,但二次发电机制和贡献原因需要深入研究,保守估计二代发电量超过40% 。因此,无论一代和二代对烟雾的贡献如何,该物质都来自单一来源。

“石家庄的来源分析是这样的。 PM2.5的各类污染源占煤炭的28.5%,工业生产占25.2%,粉尘占22.5%,机动车占15%,其他占8.8%。“陈国英相信这些数据为科学决策和精确治疗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已经找到了烟雾的原因,接下来的问题是该怎么做。 “小修理和小补充都没有用。只有通过彻底改造结构,方法和机制,建立现代能源系统,我们才能从源头管理雾霾。”新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玉锁认为,可再生能源是首选。气体能量补充剂形成清洁的低碳能源结构。过去,可再生能源难以获取且价格昂贵,而且只能用作补充能源。结构调整非常被动。现代能源系统将可再生能源与天然气能源和能源储存相结合,构建了多能源互补,灵活,灵活的能源系统。基于无处不在的能效平台,多维时空定量筛选技术可用于优化多能量优化。可再生能源的间歇性和波动性使得可再生能源能够适应当地条件,优先考虑和使用。

王玉锁认为,“随着规模利用,技术进步和效率的提高,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将继续下降,压倒性的财政补贴问题将得到解决。”

此外,建立分布式,集中式,协同效应,提高能源配置效率。王玉锁认为,过去,由于设备技术水平,能源配置主要集中在生产和远距离输配电,效率低,损耗大。现代能源系统利用先进的小型能源设备,根据当地情况在用户侧开发分布式能源,打破能源轴,提供集成的燃气,电力,冷热,多能源集成,梯级利用和近消耗实现“单点”提高能源效率。

在此基础上,利用虚拟电厂,车站网络集成等技术打破不同实体的能源供应设施界限,统一调控优化,同步释放能源,高效利用设施,实现“系统”能源效率;此外,使用物联网技术构建了能源互联网,由无所不在的云平台支持。通过人工智能,可以跨区域优化能源生产,传输,分配,使用和存储。 “全网”的能效得到了很大提高。

第三是消费者主导,需要互动,智慧和降低整个社会的能源消耗成本。传统能源系统供应占主导地位,政府定价和消费者被动接受,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难以发挥。

王玉锁认为,基于能源和气象大数据形成的负荷 - 拉动曲线,叠加多维优化,基于无处不在的能源网络运行和交易平台,基于分布式能源和能量存储的现代能源系统和动态匹配技术实现源,源,网络和存储以高效的方式运行。用户可以动态参与市场交易,在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切换,消除生产和自主定价,并带动数千名消费者参与节能和经济效益。这降低了整个社会的成本,同时降低了成本,促进了能源结构和利用模式的转变。自2009年以来,Xinao开始了泛素网络技术的研发和工业实践,并建立了长沙,盐城,青岛,廊坊等地开展实践的技术标准体系。王玉锁认为,实践证明,无处不在的能源网络能源综合利用效率已达到80%以上,各种污染物的减排量超过50%。

“由于空气的流动性,空气污染具有外部传播的特点。传统上依靠当地政府来控制雾气,很容易陷入高投入和低回报的陷阱。因此,烟雾的管理必须打破行政限制,摆脱地方治理。区域协作治理。“刘大山认为,基于烟雾扩散和传播的特点,其治理还必须是跨区域,跨行业,跨行业,多途径,多方法,多层次协作治理。

“2016年,超过3300家环境违规企业被调查,2200多家企业被关闭,”去年河北省环境保护部主任陈国英介绍了河北省治理情况。河北省率先在省,市,县建立了600多人。环境检查组在省,市法院设立刑事,民事,行政“三审一体”环境保护审判室,在省检察院设立生态环境保护检查办公室,切实加强公安行政管理。法律和环境保护。执法和行政司法之间的协同作用创造了一种利用铁拳来控制污染的局面。

陈国英还给出了“蓝天防御战”的时间表。 “在京津冀地区治理的10年中,环境质量将有显着改善。从15年到20年,应该说它能达到中国制定的优秀标准。”